主页 > 热门人物 >每个人都该阅读齐邦媛的《巨流河》 >


每个人都该阅读齐邦媛的《巨流河》

发表于2020-07-18

每个人都该阅读齐邦媛的《巨流河》

或许这些你不惊讶,近日许多台湾人喜欢泡温泉的观光胜地日本鹿儿岛,居然向联合国申请333件神风特攻队队员之遗书、信件等,应尊荣地列为世界非物质文明遗产。

这不只是疯狂,简直到了匪夷所思、毫无廉耻的地步。其作为好比今日德国总理默克决定将希特勒最后自杀之枪支、碉堡、文件列为世界遗产,而且公然向联合国提出申请。

台湾与日本关係密切,日本文化深深影响台湾老、中、青三代;但日本文化之美、禅寺庭园的意境并非日本的全部。

我们对这个民族的理解其实非常浅薄,恐怕撰述日本的作家也相当疑惑崇尚枯山水木的民族,如何从「大和」变成「侵略」?如何从茶道式的拘谨,跃为「南京大屠杀」「神风特攻队」的疯狂?

「神风特攻队」又名「神风敢死队」。它是二战后期日本海军中将大西泷治郎首倡为力挽日军劣势,「太阳旗之子」「一人、一机、一旅换一舰」自杀攻击美国海军舰艇的疯狂战略。

这种自杀式袭击比目前伊拉克、阿富汗经常出现的自杀炸弹恐怖攻击更恐怖;其名称「神风」源自元朝忽必烈东征日本时,海上突如其来灭元军的神奇狂风。

1944年神风特攻下47艘盟军舰船被击沉,特攻队约四千名队员丧生。飞行员开着满载炸药与燃油的飞机,高速飞行冲向庞大的美国舰队;此时飞行器有若一枚精準的导弹,冲向体积不成比例的航空母舰,瞬间爆炸引燃的火球,正如日本国旗火热的太阳。

多数台湾人理解的日本,只是日本太阳旗的白,而非中间炙热火红的太阳。它毫不遮掩的红,至今仍燃烧着某些日本人的灵魂。

二战后近70年,台湾人足迹深入日本每个乡间,哲学之道的柳树、悲剧之美的樱花,Sakura…70年来日本仍如谜;也因此近两年日本的政治变形,多数人只选择性归诸于「少数政客作为」。

但不管你是否倾慕日本文化,我们必须承认:日本今天的右倾变形并非少数现象,而是相当多数日本人潜意识的感情。日本,并非台湾人想像中的日本。

「巨流河」一书,填补我们理解日本

此书于2009年出版,恰逢1949大迁徙60周年,书刚出版时,重点因此被放在1945-1950那一段时日。

但这本书我认为写的最好的,是作者的青春和战争轰炸交错的回忆。齐邦媛80岁提笔,夜里回忆流泪书写,共五年,花了双眼,抖了手,始完成巨着。书如堆叠之枯叶,每个段落都是中国人的哀痛!风一吹起,循书回到那个年代,逃难的火车一过隧道,刷下几十条生命:船装不下人跳板断裂,又是一群人的诀别。

我于春节前专访齐邦媛老师,她叹说:「我以虔诚之心,写那个年代牺牲、不投降被屠杀、被迫接受国府焦土政策、眼看家园大火烧个两天两夜的小人物们,他们一无所有最终换来了所谓的胜利。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,等于窃取了他人的生命。」

在昏天暗地的狂欢中,齐邦媛哭泣度过胜利之夜

70年过去了,2014年2月初,日本首相安倍于参议院公开表态:日本今日所作这一切将有利于日本青少年未来「理直气壮」地阐述日本应有的立场。

日本如此气壮,谁该为我们填补1931到1945,一段长达14年日本侵略中国以及半个亚洲,导致人民血泪流离的历史?

如果日本人已急切地为「神风特攻队」申遗,那谁又该为那一段屠杀侵史「申遗」,申请我们至少知晓?不遗忘???

—陈文茜

上一篇:
下一篇: